华为身陷围堵困境,软体与硬体技术真能全靠自己?

发布时间:2020-06-20

浏览量:691

华为身陷围堵困境,软体与硬体技术真能全靠自己?

美国总统川普 5 月 15 日签署行政命令,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禁止企业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危险的公司所生产电信设备,此行政命令援引「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赋予美国总统管理商业的权力,以应对威胁美国的国家紧急状态。命令指示商务部与其他政府机构合作,150 天内拟订执行计画。

美国商务部当晚就宣布「华为集团」(Huawei)与旗下 70 多家关係企业,将列入美国出口管制的「黑名单」(实体清单,Entity List)──除非贸易部特别许可,否则美资企业将不得出售各项产品与技术给华为。美国对华为祭出禁令后,Google 也宣布停止与华为部分合作的业务,涉及软硬体产品和技术服务的转移。预期华为新一代 Android 手机无法使用 Google Play、Gmail 等应用程式。

除 Google 外,还有首家宣布正式停止对华为出货的光学零件製造商 Lumentum,截至 5 月 22 日,公开宣布执行美国商务部禁令的包含英特尔(Intel)、高通(Qualcomm)、博通(Broadcom)、赛灵思(Xilinx)、Qorvo 等美系晶片厂商,惟华为董事长任正非对日本经济新闻表示,即使高通和其他美国供应商不出售晶片给华为,也没问题,以前就已做好準备,暗示透过旗下半导体设计企业海思半导体等推进自主开发的想法。

自行开发作业系统难在生态

面对 Google 将停止最新版 Android 作业系统供应,同时也将停止 Google Mobile Service(GMS)授权与 Compatibility Test Suit(CTS)& Vendor Test Suite(VTS)认证,将让新一代华为手机无法直接使用 Google Play 等服务。不止手机,微软也无法提供最新 Windows 作业系统给华为笔电产品使用。不过,华为并不担心上述情事,强调已準备好自己的作业系统,一旦发生不能再使用 Google 和微软作业系统的情况,就会启动 B 计画。

翻开资通讯产品的历史,开发作业系统并不是件简单的事。倒不是设计作业系统「本身」很困难,而是难在周边配套软体建立的 ecosystem。阵亡的作业系统历历在目,包括与 Windows 95 同时上市的 IBM OS/2,甚至中国自己推出的红旗系统皆默默收场。就连微软当年同时跟 Windows 推出的 NT 系列也是走得颠簸,更不用说 Windows 手机作业系统全军覆没。

周边其他应用软体对某作业系统的支援才是关键,自成一套软硬体系统的苹果 macOS 与后来的 iOS 其实一路走来也是风风雨雨,21 世纪前贾伯斯痛恨外界参与 Mac 应用软体开发,坚持独自全部掌握,直到后来才放手让外界参与。这条拿捏软体应用的路,贾伯斯花了一辈子才让人们学会。

禁止参加制定记忆体标準的国际会议

21 日 JEDEC 也发出华为将停止参与 JEDEC 相关的活动。对华为最大的打击就是无法掌握最新的记忆体标準,包括电脑使用的 DDR 系列与手机使用的 LPDDR 系列规格,都由 JEDEC 制定,华为被排除将无法参与即将诞生的最新记忆体标準 DDR5 与 LPDDR5。或许华为可透过其他厂商拿到标準规格,但无法即时参与讨论,将大大减少华为的影响力,并可能推出时间落后同业。

由于 JEDEC 是美国的半导体装置协会,既然华为停止参与 JEDEC 讨论,那同样源自美国的 IEEE 是否会跟进? 由 19 世纪美国电机工程师协会和无线电协会合併的 IEEE,负责制定许多通讯协定标準,手机界最耳熟能详的就是 Wi-Fi 的 IEEE 802.11 系列,如果 IEEE 跟进,华为手机与电脑也无法参与下一代如 Wi-Fi 的最新协定。

第三国参与

由于美国禁令包括美国产品与「技术」,位于英国剑桥的 ARM 也宣布将停止与华为合作。ARM 主要技术架构源自有别于 CISC(如 x86)的指令架构,Cortex 主要是由曾担任史丹佛大学校长与 Google 董事长的 John Hennessy 与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教授 David Patterson 当年提出的 RISC 架构,除了传统主要概念,ARM 近年使用的最新技术包含 Out of order execution 等,其实也用到很多英特尔 x86 技术,ARM 评估后停止与华为合作乃属合理举动。

CPU 不管在笔电或手机都是重要元件,缺少 ARM 支援 CPU,华为必须自行开发 CPU。中国曾自主开发如龙芯等中国芯 CPU,只是从来没有商业量产成功的例子。华为这次是否能自行开发成功,仍然取决于上述周边软体的 ecosystem 是否有足够支援。另外中国为了摆脱对 ARM 的依赖,近年极力参与 RISC-V 推广,只是 RISC-V 还是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技术,就算推广成功,除非开发厂商是中国厂商,否则问题还是无解。

半导体製造与 EDA

除了上述讨论,尚未表态的两大 EDA 製造厂商 Cadence 与 Synopsys 都是美国厂商,预期停止支援华为海思是意料中事。虽然现行开发软体如 Google,未来 90 天后只是无法更新,但如果华为禁令还是持续,华为引以为傲可取代美国晶片厂商的子公司海思半导体,还是得自行开发全套晶片设计软体。

海思目前主要下单台积电,除台积电外,全世界能接海思最高阶手机晶片订单的晶圆代工厂只剩三星,故台积电与三星的动态也将主导华为存亡关键。但美国禁令如上述 ARM 例子已包含技术,台积电有没有使用很多美国技术?三星 DRAM 有没有使用美光技术,或早期德州仪器在 DRAM 的专利技术,更或有没有用到高通在 LPDDR5 提出的技术?这些都需要台积电、三星与美国仔细协商。

中国的祕密武器又或是历史的错误

从上所述,华为要面对的难题还真不少,上述供应商离开将给华为客户很大的不安全感,截至 22 日,已有台湾电信业者中华电信、台湾大哥大、远传、亚太电信、台湾之星、日本 Softbank、KDDI 等宣布将暂缓或停止贩售华为新机。因中国历史曾有大跃进,全民大炼钢这种下情不上达导致决策者判断错误的先例,华为这次是真有征服宇宙级的祕密武器能一一克服困难,又或只是历史重演?就看华为接招拆招了。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管理网|为便民服务信息|提供及时信息|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网上赌博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凯撒娱乐手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