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驱魔经验「大法师」:诅咒有四种形式

发布时间:2020-08-10

浏览量:663

诅咒可以造成一个无辜的人被魔鬼攻击。因为这是最常见的情形,所以我必须单独来讨论这个议题。我会尽量使用明确的字眼。因为在这方面没有通用的名词,所以每一位作者都必须先定义他自己的名词。

「诅咒」(curse)是一个通用名词,它通常被定义为「藉由魔鬼的干预损害他人」。这是一个确切的定义,但由于它不能解释伤害的原因,从而会造成困惑。例如,有些人认为诅咒是符咒(spell)或巫术(witchcraft)的同义词。但我认为符咒和巫术是两种不同类型的诅咒。

当我定义下面这些形式的诅咒时,我只是凭自己的经验来区分,而不是企图做一个完整的说明。这些形式的诅咒虽然各自不同,但它们并非毫不相干的;它们彼此之间常有重叠之处:(1)黑魔法,(2)诅咒,(3)恶魔的眼光,(4)符咒。

1. 黑魔法、巫术、以黑弥撒为极致的撒但仪式

我将这几项放在同一个标题下讨论,因为它们属于同一类。我按照它们严重的程度来排列。它们的共同特点就是藉由魔法或仪式——有时程序非常複杂——召唤恶魔来诅咒某个特定的对象,但它们不使用特别的物件。任何一个参与从事这些行为的人,都是自甘堕落,成为撒但的奴僕。

在这里,我讨论的重点只在于它们是藉着诅咒作为害人的工具。圣经非常严格地禁止这类行为,因为他们是拒绝天主而转向撒但:「在你中间,不可容许人使自己的儿子或女儿经过火,也不可容许人占卜、算卦、行妖术或魔术;或念咒、问鬼、算命和求问死者;因为凡做这些事的人,都是上主所憎恶的。」或「不可去探询亡魂,亦不可寻问占卜者,而为他们所玷污:我,上主是你们的天主。」以及「凡召亡魂行巫术或占卜的男女,应一律处死,应用石头砸死;他们应自负血债。」

〈出谷纪〉(出埃及记)中对此也毫不宽贷:「女巫,你不应让她活着。」其他文化也对施行黑魔法者处以死刑;即使他们使用的名词不同,但其含义非常清楚,稍后我会再谈论这个主题。

2. 诅咒

诅咒引来邪恶,所有这些邪恶的根源都是魔鬼。以伤害亲密关係为目的而做的恶毒诅咒,尤其是当诅咒者和被诅咒者之间有血缘关係时,更会造成非常可怕的后果。我最常遇见的情况是,父母或祖父母诅咒儿女或孙辈。诅咒儿孙的性命,或是在特别的场合(譬如在婚礼中)发出诅咒,后果将会非常严重,因为父母对儿女的权威以及亲子关係的紧密,远超过其他任何人。

我要举三个典型的诅咒例子。

我曾帮助过一个年轻人,他一出生,就被他的父亲诅咒。很显然他的父亲不想要这孩子,一直到他长大离家,都是如此。这位可怜的年轻人,遭遇了所有你可以想像得到的不幸:他的身体非常衰弱,他找不到工作,他的婚姻问题重重,他的儿女也都有各种病痛。驱魔除了抚慰他的精神外,也起不了任何其他作用。

第二个例子是一个年轻女子,她想与她深爱的一位好青年结婚,但是她的父母反对。他们尽了一切努力,仍然无法得到父母的同意,遂决定要不顾一切地举行婚礼。就在结婚当天,父亲找了一个藉口把女儿叫到一边,用尽所有他能想到的恶毒言语诅咒女儿、女婿,以及他们未来的孩子。虽然他们做了驱魔,并热心地祈祷,这些诅咒仍然全部发生了。

还有一个例子。有次有一位非常有教养的男子来找我。他先将裤脚捲起来,让我看他腿上经过多次手术后留下的可怕疤痕,然后对我讲述他的故事。他的父亲年轻时非常有才华,他的祖母希望他的父亲无论如何都要去当神父,但他的父亲觉得自己没有圣召。为了这个问题,家中被搅得鸡犬不宁,因此他的父亲决定要脱离家庭。他的父亲大学毕业后,在职场上一帆风顺,也结婚生子。这些美好的事情都是在他的父亲与他的祖母决裂后发生的,于是愤怒的祖母拒绝再见到他的父亲。

这位男子给我看一张他八岁时他的父亲帮他照的相片。照片中的男孩带着迷人的微笑,穿着当时流行的露膝短裤与长筒袜。他的父亲有个很伤感的主意,想把这张相片寄给男孩的祖母,希望她会因为看到这个可爱的孙儿而愿意尽释前嫌,母子重归于好。然而,她的回音竟是:「希望这个孩子的双腿灾难不断,而你如果胆敢返乡,你将会死在你出生的床上。」事情就这样发生了。这位男子告诉我,他的父亲在他祖母过世后几年返回家乡,但他立即感到不适。他被送到他出生时的住处,当晚就过世了。

3. 恶魔的眼光

这是以注视着某个人来诅咒他。但这不像很多人所想的那样,以为有些人只要盯着你看,就会造成你的厄运——那是无稽之谈。恶魔的目光是真正的诅咒,换句话说,这个目光具有藉着魔鬼来伤害特定对象的力量。在这个例子中,恶毒的行为是由目光的感觉来实行的。虽然我无法确定哪一种诅咒是由恶魔的眼光所造成,也不知道是否只要看一眼就能够造成伤害,但它的效果是很清楚的。

往往被诅咒陷害的对象并不知情,也不知道这是如何开始的。重要的是,受害者不需要去猜疑他曾经遇过的每一个人,而是要衷心地宽恕造成他中邪的人,无论这人是谁。我要再强调一次,恶魔的眼光是可能的,但我不能确定在我驱魔师的生涯中曾经遇过这种事。

4. 符咒(也被称为妖术或魔力)

这是现在所知最常被用来使人中邪的方法。这个名词的拉丁原文malefactus意为「做邪恶的事」,也就是说,用非常多匪夷所思的材料来当作或製造成某项物品。这种物品几乎都具有象徵性的意义:它是害人意愿的有形象徵,并将此献给撒但,让他灌注魔鬼的力量。常言道,撒但喜爱模仿天主,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用圣事来作类比。圣事是以实体的物质(譬如,领洗时要用水)作为赐予恩宠的工具,符咒的物件则是用来当成伤害人的工具。

有两种不同的方法将符咒施加于被害人。直接的方法是将作为符咒的东西混入受害者的食物或饮料中。如前所说,符咒是用非常多匪夷所思的材料製成,可能是女人的经血、死人的骨头、各种燃烧的灰烬(绝大部分是黑色的)、动物的内脏(似乎最常用的是心脏)、特殊的药草等等。但是魔鬼的效力不是在于所使用的物质,而是在于想要藉魔鬼来害人的意图。在调製符咒时,要一边混合各种材料,一边吟唱黑魔法的咒语。种种害人的意图就在这些咒语中显示出来。几乎所有被符咒伤害到的人,除了其他的一些癥状外,都有胃痛的病癥。驱魔师都很清楚这个现象,在大量的呕吐或腹泻之后,这些异物就会被排出体外,患者也就痊癒了。

第二类施放符咒的方式是用间接的方法(我引用拉古鲁阿神父在他的《释放的祈祷》书中所用的名词)。这个方式是以一些替代物来代表被诅咒者,对其施行法术。替代物可能是被诅咒者的所有物(相片、衣服,或其他随身物件),或是代表被诅咒者形象的玩具娃娃、木偶、动物,甚至是与被诅咒者同年龄及性别的真人。这些被称为「转嫁物」的替代对象,也会受到与受害者一样的打击。布偶是最常见的例子:在撒但仪式的过程中,会在布偶头上刺满整圈的大头针。结果被害者会感到严重的头痛,而来找驱魔师说:「我的头痛得像是被针尖乱刺。」也可能用针、钉子或尖刀刺进作为诅咒对象「代理人」的布偶的身体。

通常,被诅咒的人会感到身上的某一部位有难以忍受的痛。有些被称为有「超感」的人——稍后我会再讨论有关这类的事——能够告诉受害者:「有一支长针从这里穿过你的头到那里。」并能精準地指出穿刺的位置。我看过有些人从被指出的位置排出怪异而且很长的针后,疼痛就立即消除了。针的质料类似塑胶或非常柔软的木材。通常当患者排出一些非常不寻常的物件,譬如:彩色棉线、丝带、铁钉、铁线圈之后,就得到释放而痊癒了。

其他的符咒妖术

还有一种以「綑绑」形式施行的符咒妖术值得特别一提。施行这种形式的符咒时,无论是用什幺材料做的魔鬼「转嫁物」,都必须绑在头髮上或彩色的布条上(特别是白色、黑色、蓝色或红色的布条,依照想要达成的结果来决定使用何种颜色的布条)。

有一个案例是,有一个人想要攻击一个孕妇的胎儿,施符咒的人就把一个玩具娃娃从颈部到肚脐的部位都用针缝上马鬃线,綑绑起来,目的是要让胎儿变形,使胎儿在綑绑範围内的器官都异常发展。这事真的发生了,但所幸实际的伤害没有施符咒的人所期望的严重。綑绑是专门用来妨碍某些身体部位的发育,最常被用来阻饶心智的发展。綑绑在脑部会造成受害者不能读书、工作或表现出正常的行为。如果这个符咒施行成功,医生也无法确定疾病的根源及如何治疗。

在枕头和床垫中出现怪异物体,是被人施放符咒的常见证据。如果要我讲述我所见过的怪异、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我可以几天几夜讲个不停。我发现过各种各样的东西,包括:绑在一起的彩色丝带、扎得很紧的头髮、以超人般的力量将打了很多结的绳子和毛线编织成厚厚的头冠、呈现几何或动物形状(特别是小老鼠形状)的物体,还有血块。我见过大块的木头或铁块、双股绞起的电线,以及满身有刺透和划伤的玩具娃娃,也看过突然冒出来,用儿童或女人的头髮编出来的大辫子。

所有这些事情,除非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介入,没有其他可以解释的原因。有时,在刚打开枕头或床垫时,没有看见这些奇怪的物体,但是在洒过驱魔圣水或者在上面放一个圣像——特别是十字架苦像或圣母的图像——之后,这些非常奇怪的物体就呈现出来。我将在后面几页再回头来讨论这个主题。

我想现在是时候,再重複一下拉古鲁阿神父在他的《释放的祈祷》书中所提出的劝告:「即使我写的都是我亲身的经验,我们不能太轻易地认定我们遇见的是被诅咒的情况,尤其是使用符咒妖术的情况。」毕竟,符咒妖术是很少见的。当驱魔师在分析患者描述的癥状时,常会发现其中存有某些心理因素,例如自我暗示和无来由的恐惧。

诅咒也常由于许多原因而无法成功,例如,因为天主不允许这个邪恶情况发生,或是被锁定的受害者是位虔诚祈祷、与天主结合的人。此外,也可能是因为许多术士经验不足或没有能力完成想施行的妖术,有些人只是骗子,或是因为魔鬼愚弄了他自己的僕人,就像福音所指责的一样,他「从起初就是说谎者」。如果我们因为害怕会成为符咒的受害者,而生活在恐惧中,那将是一个最严重的错误。圣经从来没有告诉我们要惧怕魔鬼,反倒是教导我们要坚定地对抗魔鬼,魔鬼就必会逃避我们,并应以坚固的信心抵抗他的攻击。

我们有来自基督的恩宠,他以十字架战胜了撒但;我们有圣母玛利亚为我们代祷,她自人类初始就是撒但的敌人;我们也有众天使及圣徒的帮助。最重要的是,在我们领受洗礼时,就有了天主圣三的印记,只要我们生活在天主之内,那幺当我们在场时,害怕颤慄的应是撒但及地狱的魔鬼——除非我们自己打开通往魔鬼的大门。

因为诅咒是恶魔侵扰最常见的形式,我愿以自己的经验提供一些其他感想。

诅咒会因其想要达成的目标不同,而有不同的癥状。例如,企图要使夫妇、情侣、朋友分散的诅咒,我们可以称之为「分裂」。我处理过很多本来相爱订婚的恋人,却没有任何明显的原因就分手,再也没有复合。我后来发现,有对情侣的父母其中一方反对他们的婚姻,而请了施行黑魔法的人来破坏他们的婚约。

另一类可以称之为「迷恋」的诅咒,是用来诱使人「坠入爱河」。我知道一个女孩爱上了她最要好朋友的未婚夫。在费尽心机仍无法让这男子回应她的示爱后,她转而求助于巫师。终于,未婚夫妻分手了,男子娶了施放诅咒的女子。不用说,这是一个非常失败的婚姻:这位丈夫虽然不能离开他的妻子,但他从来也不爱她,而且他总是感觉他是被迫娶她。

另外一些诅咒被称为「疾病」,因为它锁定的目标总是生病。所谓的死亡诅咒则被称为「毁灭」。在这些情况下,被诅咒的对象只要呼求教会的保护就足够了。换句话说,只要这个人开始祈祷,也请别人为他虔诚地祈祷,并寻求驱魔师的协助,就可避免死亡。

我已经追踪了很多这样的案例。我前面提过,上主常常奇蹟般地,或至少以人类无法解释的方式干预,以拯救这些人免于致命的危险,特别是自杀的企图。如果诅咒的力量很强,它几乎总会 (也许我应该说,至少在我知道的那些情况下,它「总会」)包括魔鬼的迫害,甚至附魔。这就是为何必须要驱魔。最可怕的是那些旨在毁灭整个家庭或打击整个家庭的诅咒。

相关书摘 ▶30年驱魔经验「大法师」:驱魔礼的双重目的——诊断魔鬼的影响,并释放附魔者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驱魔师:梵蒂冈首席驱魔师的真实自述》,启示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加俾额尔・阿摩特(Gabriele Amorth)
译者:王念祖

哪种人最容易被魔鬼附身?如何分辨是被附身还是心理问题?驱魔过程中魔鬼会有什幺反应?如何为邪魔作祟的房屋驱魔?魔鬼作祟是真实存在的,而真正的附身与驱魔又是怎样的情况?当代硕果仅存的驱魔师、拥有近30年驱魔经历的阿摩特神父说:「电影《大法师》的呈现相当真实,但还有更多事情,是电影里没拍出来的!」

在这本令人震撼的书中,阿摩特神父讲述自己为了解救身陷魔掌、遭受极端痛苦的人们,而与撒旦交战的许多亲身亲历。在本书中,他让读者见证驱魔师的行动,他揭露了魔鬼的力量与习性,让我们知道魔鬼的攻击会对日常生活造成什幺样的伤害,要怎幺做才能避免成为魔鬼的目标;而在面对疑似魔鬼侵扰的情况时,又要如何分辨该求助于现代医学还是驱魔师。

这本书不是关于魔鬼和附魔的教义或神学论述,而是透过阿摩特神父的第一手经验与受害者的见证,带领读者体验一个驱魔师的所见、所为,是了解「附魔」与「驱魔」的最佳经典。

30年驱魔经验「大法师」:诅咒有四种形式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管理网|为便民服务信息|提供及时信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手机安装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永利27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