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驱魔经验「大法师」:驱魔礼的双重目的

发布时间:2020-08-10

浏览量:297

圣经上说,「信的人必有这些奇蹟随着他们:因我的名驱逐魔鬼,说新语言。」耶稣赋予所有相信他的人的这个力量。这是基于祈祷和信仰的普遍性力量,可以由个人或团体行使。它随时都可使用,不需要特别授权。然而,我们必须清楚地说明,上述所说的力量是释放的祈祷,而不是驱魔。

为了提高基督所赋予的这个力量的效益,并保护信徒免于受到术士和骗子的侵害,教会设立了一个特别的圣仪——驱魔。这个圣仪唯有获得特殊及明确准许的主教及神父才可施行,因此,平信徒(没领神职的一般信众)绝不能进行。《天主教法典》(Canon Law)中关于驱魔的规定(法典一一七二条)提醒我们,相较于私人祈祷,圣仪还被赋予了教会转祷的力量(法典一一六六条)。法典一一六七条说明了圣仪必须如何施行,以及经教会批准的、应遵守的礼规及格式。

当我们审视所有这些规定后,可以得出一个明显的结论,就是:除了驱魔主教本身(我希望这样的主教能多一些!)只有经过授权的神父可以被称为驱魔师。今天这个头衔常被滥用。许多神职人员和平信徒都自称驱魔师,但其实他们不是。许多人声称他们施行驱魔礼,但充其量他们最多只是在念释放祷文,而最糟的情况是,他们根本就像是在施行巫术。

唯有教会制定的圣仪可以被称为「驱魔」。任何其他使用该名称的,都是误导和欺骗。根据《天主教教理》(Catechism of the Catholic Church),只有两种类型的驱魔:一种是在圣洗圣事中施行的驱魔礼,这是唯一的「简单驱魔礼」;另一种是只能由驱魔师施行的隆重驱魔礼,也就是所谓的「大驱魔礼」(天主教教理一六七三条)。将任何私人或公众代祷称为驱魔礼,都是错误的,因为它们其实只是释放的祈祷。

驱魔师必须遵循《驱邪礼典》中的祷文。驱魔与其他圣仪的主要不同之处是,驱魔可能只要几分钟,也可能持续好几个小时。因此,有些情况也许不需要诵念《驱邪礼典》中的所有祷文,而有些情况要按《驱邪礼典》的建议,添加许多其他必要的祷文。

驱魔礼有双重目的:所有关于驱魔的书都会提到的其中一个目的,是要释放附魔者。驱魔的开始和第一个目的则是要诊断,然而,这个目的却常常被忽略。的确,在开始之前,驱魔师要询问本人或他的亲属,以确定是否真的有必要驱魔。

另一方面,确实也只有通过驱魔礼本身,才能确定是否有撒但的影响。我们遇到的每一种现象,无论多幺光怪陆离或难以理解,都可能有一个自然的解释。即使面临许多精神和灵异现象,我们仍然可能没有足够的资料来进行诊断。只有通过实际的驱魔礼,才能确定我们处理的是否与撒但有关。

认出魔鬼的标记

现在,我们必须介绍一个议题,但很不幸的是,《驱邪礼典》本身没有包括这议题,而所有这方面的书籍也都没有提及这个议题。

我刚说过驱魔的首要目的是「诊断」。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先确定癥状是由于魔鬼的影响还是自然原因造成的。按过程的顺序而言,这是我们应该寻求和达成的第一个目标。当然,以重要性而言,驱魔所要达成的效果,就是要将人从魔鬼的控制下释放出来,或免受其骚扰。步骤的顺序(先诊断后治疗)是极为重要的,驱魔师必须将此牢记在心,正确地评估过程中的每一个标记。驱魔开始前、过程中,以及结束后的标记,与在过程中标记的演变,都十分重要。

我们认为,《驱邪礼典》间接地讨论到步骤顺序的重要性,因为它制定了一个规範(第三号),警告驱魔师不要轻易地认定某人为魔所困。接着,《驱邪礼典》设置了其他规範警告驱魔师,撒但会用许多技巧与手段来掩饰他的存在。我们驱魔师认为,必须要当心不要被心理疾病患者或没有受到任何魔鬼影响的人的幻想所骗,因为在那些情况中,完全不需要我们。然而,在另一方面也有一种危险——现在这种危险出现的频率比以前要高了许多,因此更令人担忧——就是不承认魔鬼的存在,因此虽然情况需要,却拒绝驱魔。

不必要的驱魔,不会对人造成任何伤害;所有我谘询过的驱魔师,都同意我这个说法。在为一个人第一次驱魔而情况不确定时,我们都会轻声地诵念简短的驱魔祷文,因此有时会被误认为我们只是在做简单的祝福,但我们从来没有后悔这样做。另一方面,在非常罕有的情况下,我们没有认出是魔鬼作祟,因而拒绝执行驱魔礼,但到后来发现还有更严重的恶魔情况,这使我们非常地难过。

认出标记的重要性,值得一再强调。即使只有少数而且不确定的记号,也足以作为进行驱魔的理由。如果在驱魔过程中,我们侦测到更多的记号,只要有必要,我们就将一直继续进行,即使第一次驱魔通常比较快结束。我们在驱魔过程中也可能没有看到什幺记号,但在驱魔后,患者感到受益良多。这时我们会再做一次驱魔:如果患者继续感到受益,在驱魔的过程中,迟早会有明显的记号显示。我要再次强调,最有用的是在驱魔过程中观察这些记号的演变。当标记开始逐渐减少,通常意味着癒合已经开始。当标记以不可预测的模式增加时,通常是因为以前隐藏的一个魔鬼现在浮现出来。只有当所有魔鬼都浮现出来后,治癒才会开始。

从以上所说,我们可以了解,如果非要等到确定是附魔的情况才进行驱魔,那是多幺愚昧的做法。在开始驱魔前,我们可能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幺事,因为某些种类的记号只会在驱魔过程中或驱魔之后,甚至要在多次驱魔之后才会显现。我碰过一些案例,要经过好几年的驱魔后,这疾病才会呈现出所有的严重性。

想要将所有受到魔鬼影响的人的行为归纳成一个标準模式,是不可能的。有经验的驱魔师能够相当準确地认出绝大部分的魔鬼现象,譬如,《驱邪礼典》列示了附魔的三种迹象:听不懂他说的话,显示超人般的力气,知道隐密之事。根据我自己多年的经验,我也问过其他驱魔师,所有人都说这些记号总是出现在驱魔的过程中,从来没有在驱魔之前就出现的。因此,期望有了这些记号出现后才进行驱魔,是不切实际的。

然而,我们也不见得总是能得到精确的诊断。我们常常会碰到让自己很困惑的情况。这是因为在困难的案例中,我们面对的人不但受到魔鬼影响,同时也有心理失调的问题。在这些情况下,我们需要借助专业的精神科医生的力量。肯迪度神父曾多次请求罗马一所着名的精神病院负责人——马里亚尼(Mariani)教授——在驱魔过程中协助他。很多时候,马里亚尼教授也会邀请肯迪度神父帮助他做诊断,这样的合作最后得以治癒一些他的病人。

一些现代的神学「专家」好像发现一个伟大的新理论般,煞有介事地说某些类型的精神疾病可能会与附魔混淆,真令我啼笑皆非。 有些精神科医生或心理学家也会做同样的陈述,认为这是他们伟大的新发现! 如果他们有足够丰富的知识就会知道,首先提出这种错误诊断警告的专家,是教会当局自己。自公元一五八三年在兰斯主教会议(synod of Reims)的法令中,教会就提出警告,可能会有把精神疾病误以为是附魔的危险。但在那时候,精神病学还没有诞生,神学家还相信福音。

释放所需的时间

驱魔不只是为了诊断,而是旨在治癒病人,拯救他挣脱魔鬼的控制——一段漫长而且常常很艰难的旅程由此开始。要使病情得以进步,必须取得附魔者本人的合作,但这一点却常常遭到阻碍:他应该祈祷,但他常常不能做到。他应该常常领受圣事,但他做__不到。有时,甚至要求他去驱魔师那里接受驱魔圣仪,似乎都是不可能达成的任务。他需要其他人的帮助,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没有人理解他。

将一个附魔的人释放出来需要多长时间?这个问题没有标準答案。使人得到自由的是上主。天主以祂神圣的自由行事,虽然祂绝对会俯听人们的祈祷,特别是教会的代祷。我们可以说,通常所需时间的长短,与最初附魔的程度以及求助驱魔之前的时间成正比。

我记得有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她只被附魔几天。她似乎很愤怒,她疯狂踢人、咬人和乱抓。但只用了十五分钟驱魔,她就完全被释放。在驱魔的时候,她曾摔到地上,好像死了一样——就像福音中记载的那个耶稣的宗徒无法治癒的年轻人——几分钟后,她恢复了知觉,开始与她弟弟在院子里嬉笑玩耍。

然而,像这种如此快速复原的情形极为罕见,只有当魔鬼影响的程度极为轻微时才会发生。大部分时候,驱魔师处理的都是很严重的情形,因为现在很少人会想到驱魔了。让我举一个典型的例子。当一个孩子出现奇怪的行为时,尤其如果刚开始时癥状很轻微,他的父母可能根本不在意是什幺原因造成的,而认为这只是孩子成长中的自然现象,长大后就会没事。当情况恶化时,父母开始寻求医疗帮助:他们先会去看一个医生,然后再找另一个医生,最后遍访名医也束手无策。

曾经有一位十七岁的女孩找到我。她在去过了欧洲所有知名的医院之后,受到一些亲朋好友的误导,认为可能是受到什幺灵异的影响,而求助于巫医。这时候,最初的伤害已经加深了好几倍。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不知是谁给她的建议(几乎从来都不是因为神父的建议),她转而向我求助。因为病情拖延了许多年,魔鬼的影响已经根深蒂固。

我们常说:驱魔就是要将魔鬼「连根拔起,让他飘荡远离」,确实如此。但像这样的情况需要经过许多次的驱魔,通常会持续几年,而且未必能够得到释放。

我再说一次:时间长短是掌握在天主的手中。驱魔师以及被驱魔者的坚定信心都非常有助益,就和受害者、他的家人,以及其他教友(如隐修院的修女、堂区、祈祷团体,特别是那些专为附魔释放的祈祷团体)的信心一样重要。与释放祈祷所指明的目标结合使用时,适当的圣仪,例如:洒驱魔圣水(或至少圣水),傅驱魔圣油和使用驱魔圣盐等,都非常有帮助。

任何神父(不一定要是驱魔师)都可以洒驱魔圣水、使用驱魔圣油和盐。然而,神父必须相信和熟悉《驱邪礼典》中的相关特定祷文。知道这些圣仪的神父非常少,大多数神父不知道有这些圣仪,并会嘲笑任何请求他们做这些圣仪的人。在本书稍后,我会再回头来讨论这个议题。

经常领受圣体并根据福音的教导生活是非常重要的。诵念〈玫瑰经〉及〈敬礼圣母玛利亚〉的力量已有很多文献的记载,其次是天使和圣人代祷的力量。到圣所朝拜会得到非常多的恩宠。圣所通常是建在天主特别拣选的地方,在那里开始驱魔,可以从魔鬼处得到释放。

天主丰富地赐予我们各种恩宠,但要如何使用这些恩宠,是个人的抉择。福音在叙述基督接受魔鬼诱惑的试探时,给了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启示:耶稣是用圣经中的话语来喝斥诱惑者。天主的圣言极为有力,讚美的祈祷——自发的以及特别是圣经上的,譬如〈圣咏〉(诗篇)及讚美天主的圣歌——是最有用的。

纵然有这幺多恩宠,驱魔的效力会让驱魔师变得非常谦虚,因为他亲身体验到自己不能做什幺,成就事情的是天主。驱魔师和被驱魔者都会经历一段严重沮丧的时期;具体的成果往往很慢,也很难到来。但在另一方面,驱魔师也可亲身体验到非常丰盛的灵性收穫。这些收穫能帮助我们更为了解为何天主允许这些极为痛苦的试炼。我们在黑暗中怀着信心前行,知道我们是朝向光明迈进。

相关书摘 ▶30年驱魔经验「大法师」:诅咒有四种形式——黑魔法、诅咒、恶魔的眼光和符咒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驱魔师:梵蒂冈首席驱魔师的真实自述》,启示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加俾额尔・阿摩特(Gabriele Amorth)
译者:王念祖

哪种人最容易被魔鬼附身?如何分辨是被附身还是心理问题?驱魔过程中魔鬼会有什幺反应?如何为邪魔作祟的房屋驱魔?魔鬼作祟是真实存在的,而真正的附身与驱魔又是怎样的情况?当代硕果仅存的驱魔师、拥有近30年驱魔经历的阿摩特神父说:「电影《大法师》的呈现相当真实,但还有更多事情,是电影里没拍出来的!」

在这本令人震撼的书中,阿摩特神父讲述自己为了解救身陷魔掌、遭受极端痛苦的人们,而与撒旦交战的许多亲身亲历。在本书中,他让读者见证驱魔师的行动,他揭露了魔鬼的力量与习性,让我们知道魔鬼的攻击会对日常生活造成什幺样的伤害,要怎幺做才能避免成为魔鬼的目标;而在面对疑似魔鬼侵扰的情况时,又要如何分辨该求助于现代医学还是驱魔师。

这本书不是关于魔鬼和附魔的教义或神学论述,而是透过阿摩特神父的第一手经验与受害者的见证,带领读者体验一个驱魔师的所见、所为,是了解「附魔」与「驱魔」的最佳经典。

30年驱魔经验「大法师」:驱魔礼的双重目的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管理网|为便民服务信息|提供及时信息|网站地图 申博官方开户 博138申sunbet